两连败后仍理直气壮 扮假想敌当陪练

发稿时间:2020年08月06日 00:08

潍坊做假证_办文凭毕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毕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职称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证件✅╆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中专毕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本科毕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大学毕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离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大专毕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做证件✅╆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做假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房产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高中毕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英语四级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学历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出生证明✅╆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学位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土地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工程师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英语六级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英语专业八级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公证书✅╆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存单✅╆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户口薄✅╆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证件办理✅╆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资质证书✅╆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营业执照✅╆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做假毕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经营许可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存折✅╆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英语六级成绩单✅╆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证件公司✅╆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结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不动产权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房本多少钱✅╆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导游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回乡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就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上岗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营运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准生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技术登记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建筑岗位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电焊工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学历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做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制作证件✅╆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假普通话等级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证件制作✅╆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中专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出生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资格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报到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做个证件多少钱✅╆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焊工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户口本✅╆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规划师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建造师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质量体系认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教师资格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工程师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消防许可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快速办理电工证✅╆薇:⒈3O一⒏54⒐一⒌34⒎✅oVF周云妻子曝丈夫眼角淤青 涉案金额7万余元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156/5981.gif_wh300.gif?48788

原标题:美侦察机飞过俄罗斯上空 俄观察员全程机上监视

  图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海外网2月24日电 近日,美国国防部声称,在《开放天空条约》(Treaty on Open Skies)的保护下,一架美国非武装军用飞机于本周在俄罗斯上空进行了一次侦察飞行。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这架飞机于21日起飞,22日结束飞行。当地时间22日,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杰米·戴维斯(Jamie Davis)对记者称:“俄罗斯知道这架飞机的情况。”他还表示:“六名俄罗斯联邦观察员在美国飞机上一起监视着飞行的所有阶段。”美俄机组人员乘坐的是一架波音OC-135B喷气式飞机,这架飞机是专门为执行此类侦察飞行而设计的。

  《开放天空条约》于1992年签订。这份条约是加强冷战后欧洲大陆信任的措施之一。开放天空条约从2002年开始实行,它允许成员国公开收集彼此军队和活动的信息。北约的大部分国家、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还有中立国瑞典和芬兰都是条约参与国。通常,俄罗斯和北约国家的飞行是在相互的基础上进行。

  近期,俄罗斯总统普京屡屡谈到军事相关议题。22日,普京在庆祝即将到来的“祖国保卫者日”的讲话中曾指出:“我们的重点是为部队重新装备最先进的武器和最现代化的控制和通讯手段。我们的武器是无与伦比的,至少目前是这样,并且我认为这种情况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同时,普京还声明:“俄罗斯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我们奉行负责任的外交政策,努力维护全球稳定。我们将继续增强国防实力,发展现代化军队。”

  此外,在本周早些时候向联邦议会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时,普京还明确警告美国不要在欧洲部署中短程核导弹,称这样做将“极大地加剧国际安全的紧张局势”。

    谭宗远

    近来因为看孙子,跟他咿咿唔唔“对话”之间(孙子不过一岁半,还只能听不能说),不免把自己小时候唱过的歌谣也哼给他听。开始不觉得,可边回忆边唱,慢慢发觉这类歌谣似乎已经久无人唱,也从来没有见诸过文字,说不定哪天就失传了,再也没人提及,就想有工夫把它记下来,留个资料。可我是个懒人,耳顺之年后,更是懒得可以,特别不爱动笔,此事就搁下了。最近有点空闲,觉得再拖下去这事兴许就黄了,始强迫自己坐到电脑前,说什么也得把这篇东西敲出来。

    在歌谣前头,我用了个“唱”字,可能有人误以为这些歌谣都是有曲调有旋律的。其实不然,在我印象中,除了“水牛水牛,先出犄角后出头”这首歌谣是唱出来的以外,其他歌谣都是“说”出来的,跟背书没什么两样。但我特别偏爱这个“唱”字,有言为心声、抒发感情之意;再者,快板书演员、山东快书演员,他们称自己的表演也用“唱”而不用“说”,叫“唱快板”“唱快书”,我在这里用“唱”字,似也说得过去。

    废话说得太多了,赶紧转入正题。我以前写过一篇《儿童的娱乐》,刊发在《北京日报》副刊,那里面提到一些歌谣,这里不再重复。我现在记下的,都是那篇文章中未曾提到的。

    先记一首比较长一些的,形式是顶针续麻,即字头咬字尾,字头字尾读音相同,但音同字未必同。这首歌谣是:

    有个小孩写大字,写写写不了,了了了不起,起起起不来,来来来上学,学学学文化,画画画图画,图图图书馆,管管管不着,着着着大火,火火火车头,头头大锛儿头。

    类似于组词造句,没什么意义,但我们当时唱的时候,高兴中颇带几分自得。考究起来,这歌谣除了后几句外,前头的写字、上学、画图画、图书馆,这些因素还是透露出某种对文化的尊崇的,不纯粹是胡勒。

    还有一个比较荒诞,词是这样的:

    数一数二数老张,老张的媳妇会打枪。枪对枪,杆儿对杆儿,不多不少十六点儿。

    单看每一句都挺明白,搁在一块儿就糊涂了:老张是谁?老张的媳妇是谁?媳妇会打枪,莫非是女土匪吗?她跟谁“枪对枪,杆儿对杆儿”?这都是疑问。这也是个两人以上一块儿玩的游戏,记得是用手指点来点去,但具体玩法也记不清了。

    更不解其意的,是下边这首:

    一米二米三,三三三,星星抖,抖抖星。

    简直不知所云。可像我这么大的北京人,小时候差不多都会唱,意思我估摸也差不多都不懂。多年后,有位北京作家写了篇小说,题目就叫《一米二米三》,里边可能藏有答案,但小说我没读过,还是个不得而知。

    京城的夏天雨水大,一场大雨或暴雨下来,院子里积尺把深的水是常事。我还记得小小的我坐在木盆里,哥哥光着脚推着我,在院子里转圈儿的情形。下大雨的时候,站在窗内或房檐下的台阶上,看雨点儿打在水洼里,水面冒起一个个泡泡,孩子们会高兴地唱道:

    下雨啦,冒泡啦,王八戴上草帽啦!

    连最喜欢水的王八都戴上草帽了,可见雨势之大。不过再大的雨也会收束,当天边扯起一道彩虹的时候,胡同里早就满是大呼小叫玩水踩水的孩子们了。

    跟下雨有关联的,还有这首说锛儿头的:

    锛儿头,锛儿头,下雨不愁;你有雨伞,我有锛儿头。(另一版本:锛儿头,锛儿头,下雨不发愁;人家有雨伞,我有大锛儿头。)

    毫无嘲讽之意,只是跟脑门儿高的人开了个善意的玩笑,所谓谑而不虐是也。

    另一首说锛儿头的,对前额高的人则有些许不敬:

    锛儿头窝抠眼儿,吃饭捡大碗,给他小碗他不要,给他大碗他还闹(一说“他害臊”)。

    好像锛儿头都是抢吃抢喝的主儿,这可真是冤哉枉也,没影儿的事。其实,公认的说法是,锛儿头都特聪明,譬如列宁同志,智力绝对超群。

    那会儿,为了省钱,相当一部分人理发(北京叫“推头”)不去理发馆,走街串户的剃头匠就把问题解决了。他们大抵都背个箱子,里边装着理发工具,拿着个“唤头”,用铁棍儿一拨,发出嗡嗡的响声,告诉人们理发的来了。推个头也就五分一毛,非常便宜。小孩子理完发,光着个脑袋出来,碰见年龄相仿或大些的熟人,就会胡噜着他的光脑壳儿唱道:

    胡噜胡噜瓢儿不长毛儿,长毛儿不叫大秃瓢儿。

    小孩儿一吐舌头,脖子一缩,小嘴儿一咧——嘿儿嘿儿乐了。

    北京的儿童歌谣很不少,耳熟能详的还有“小耗子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小小子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唱大戏”……这些歌谣现今仍活在人们嘴里,离断绝尚远,我就不必再啰嗦了。倒是有一首“pia唧歌”,大有消亡之势,很值得记下来:pia唧pia唧pia,摔了个大马趴,得了pia唧病,请了pia唧医生来看病。打了pia唧针,吃了pia唧药,问问官(关?)老爷饶不饶。(按pia,阴平)字句容有残缺,您瞧,是不是有点眼生。

    以上所写拉拉杂杂,有些是现想出来的,并没有给孙子唱过,难免有说错的地方,还望明白人有以教我。如果哪位还记得更多的歌谣,我劝您也写下来,意义就更大了。

  

来源:administrator  责编:热播